家养恶犬。

暴躁的产冷粮鸽王。

梗有了,然鹅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动笔……

对我来说

99+的关注喜欢推荐<几条评论

梦清溪①

古风架空原创。
伪当朝将军真叛军领袖X阴鹫心机二皇子。

1V1,相爱相杀老梗,虐身虐心。狗血。人物关系混乱。脑洞大。
结局不定。

“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——”

迷迷糊糊中林惊鸿感觉覆在脸上的书册掉落到地下,唇齿呢喃出几句夫子昨儿个才让背诵的古文。她慌张翻身起来,果见一沉默人影立于床前,轻盈月光从背后披在他身上,好像驾临天下的龙袍。是呢,总归还差一些时日。

“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”

清冽如泉的声线铮铮然回响在安静的室内,来人挑了挑眉毛,低声轻笑着续上后一句。这厮神态自若如在后花园的一场偶遇,而非夜闯女将军闺阁的诡异。林惊鸿嘴角抽了抽,一时不知该如何接下去。

她忐忑着用胳膊支起半身,在床榻上思忖着是该下榻行礼还是该摆出一副“我自巍然不动”的架势。毕竟寻常女子被人夜访床帷,怎么着都得惊叫两声再娇滴滴地装晕过去。奈何眼前这位并非普通能一掌打晕的采花贼,而是当朝尊崇无匹的二皇子殿下。

林惊鸿只得讪笑两声做疑惑状道:“夜白殿下深夜来访,所为何事?若有臣下能做到的,定不负所托。”

陆夜白极温和地笑了笑,暴君一般冷戾的神态全无,甚至挨着床沿坐了下来,一副“林将军本殿想同你好好谈谈”的样子。这下她还有什么办法。她甚是悲催地心中叹了口气,规规矩矩地坐端,睁大眼睛姿态端庄地注视着少年皇子。

不发神经的时候二皇子很漂亮。虽然他很少不发神经。二皇子生性狠戾,残忍偏执,暴君般冷漠,偶尔展露出来的一面却又天真美好似少年。二皇子党一向认为这是无可置疑的帝王之相,或许他们没说错,二皇子虽然桀骜阴鸷手腕又至强至暴,但无可厚非是个当仁不让的为君之才。他以天下为棋盘,万民为棋,稳操胜券地下一局生死博弈棋。

支持皇太子陆天遥的人就不这么认为。他们认为二皇子性格残暴不仁,没有善治天下的胸怀,当了皇帝必是暴君,怕是连累天下百姓遭殃受苦。虽然陆天遥以皇后嫡出的身份当了太子,但委实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性子,说他温吞仁礼都是过奖,活脱一蔫了吧唧的倒霉孩子。而就是这倒霉孩子,霸了陆夜白一直想要坐上的位。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太子竟然还活着,也真是个奇迹。

不过这些,都和林惊鸿没半毛钱关系。当朝将军这座硬靠山,向来是在争储之战中被愚公移山一样移来移去。奈何这回轮到她是个女儿身,以往联姻的招儿一时竟都不好使,两派僵持不下,谁也没拉拢到她。谁叫那些世家公子早早都定亲了呢。有适龄公子的不掺和争储的世家,因担心被两派搅进去,硬是没人敢来提亲,以至于林将军的婚事至今无人问津。

想到这些,林惊鸿自然对始作俑者之一涌起滔天怒气,不留神撞进他清澈泛着水光的眼瞳,才察觉他一直似笑非笑看着她心理斗争。纵使她已经困得神神叨叨,但还是被他吓得一个清醒。

“无碍,来探望下属。将军的宅邸也是宽敞,为何守卫如此之少?若有个什么意外,怕我朝要少一位英勇神武的将军了。”

尚不及她高的二皇子竟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做担忧状叹息,摆明着是为她安全着想。但林惊鸿心里门儿清,这内里怕是想警告,凭他的身手,想神不知鬼不觉解决她再容易不过了。纵使内心山崩地裂般恼怒,她还得强压这口气,磨着后槽牙平静回话:“殿下多虑,我身为武将,自有防范安全的手段。殿下还未说明此番前来究竟所为何事。”

少年忽然轻笑,含着几分冷意。林惊鸿打了个寒战,仍然镇定状看他,未想他手竟缓慢下移,摸了摸她的脸。少年收了冷笑,用调侃的语气不急不缓道:“担心你。这个理由可好?”

……好你妹。

虽然内心极度希望这个瘟神快点卷铺盖滚蛋,但林惊鸿后知后觉一想,此处乃她的闺房,陆夜白要卷谁的铺盖?林惊鸿再瞅了瞅他贴在她脸上的手,默默将被子往上提了提,心下战战兢兢念了句阿弥陀佛,神经二皇子千万别看上我。

这下他倒悠悠的收了手,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袖口的褶子,语调轻快:“夜已深,下次有空再来探望你。”

“将军,做个好梦。”



………………好梦你妹呀!!!!!

无故人(冰九)

——‘’沈清秋其人。是个心量狭小的伪善之人。”

沈九确实瑕疵必报,且气度不容人。爱恨之间的种种往事,或嗔成痴,他一个也不放过。岳七以命抵一场失约,洛冰河却心安理得地囚了他一生,沈清秋作为人的最后的要尊严,被洛冰河发丝一般缠在指尖把玩,又毫不怜惜地弃之若履。

在洛冰河说这话时,沈清秋已故去三年。




今日人间有一场大雨。

洛冰河未以魔气护体,也未撑伞,湿淋淋地行走在天幕下。苍穹山派悉数沦陷后,已被他一把火烧了个干净,原地只余几座空秃秃的山头,附近杳无人烟。路旁也无甚景色,只有几丛枯黄的败草,蔫蔫地垂叶任雨珠从上头滚落。

他脚步一顿。

昔日在清静峰,沈清秋种绿植从来只种竹。多少个雨夜他蜷在柴房,静听窗外骤雨打湿翠竹。待人接物时沈清秋甚少有好脸,清冷淡漠如谪仙下凡,不愿多与庸俗世人言语。就是靠他这一幅臭皮囊,将内里的歹恶狠毒藏得分外妥帖,不教他人看出一丝一毫破绽。只面对翠竹,瞧着明矾或宁婴婴侍弄得好,才堪堪抿出个笑来,又很快收回去。

待其他弟子,沈清秋从不至于笑语晏晏,仅婴婴一人偶得他青眼,放柔了声好言夸奖几句。

说来可笑,幼时他弱小无助时得不到的东西,待他后实力愈发强大、今非夕比的时候,仍然遥不可及。为什么偏不能待他好呢?这个问题洛冰河真的想了一干遍一万遍,始终没有得解。

“小畜生,你也配?”

沈清秋只会给他这样的回答。

那是他囚了他的身,锁了他的魂,断了他的四肢。

都求不得一个的答案。

年少时洛冰河想,自己要待人好。虽不一定能换得他人也待自己好,但至少不会招至厌恶和排挤。但不要说温言相待,他在沈清秋处甚至没换来一个不带憎恶的眼神。那盏没送到沈清秋手里的敬师茶,分明滚烫氤氲,连同茶盏一并砸在他身上时,分外寒凉刺骨。

这到底为什么,沈清秋活着时他看不清,沈清秋死后就更无从知晓。尤其在见识过另一个世界的沈清秋后,他更止不住地恨。凭什么只有他遇上的是这个人?

或许命理本就是乱的。但洛冰河执意认为,是沈清秋欠他。欠的深入骨髓,贯穿魂魄,穷尽轮回都还不干净的血债。他二人,哪一个不是负债累累。岳七欠沈九的,他以命还了。现在就剩他们之间,冤冤相报,互相折磨,恨得灵魂发痛,疼得抽搐也咬牙不管不顾。沈九极怕疼。但从未因肉体折磨向洛冰河服软。也好,他俩就这么纠缠着下去,时日很长,洛冰河要慢慢从沈清秋身上,把他欠自己的东西连本带利一个不落的讨回来。

但沈清秋死了,再也不回来。他突兀地从这场博弈中抽身,在那天早晨用自爆金丹向洛冰河证明,是洛冰河赢了。贪生怕死如沈九,也终于选择结束生命,不惜一切来从他身边逃离。

是他赢了。但那个无解之结,再没机会解开了。




回神时,洛冰河发现自己竟已漫步至原清静峰处,离旧竹舍只有一步之遥。但哪里还有什么旧竹舍,早已被他命人伐个干净了事,他垂眸立在那片空空的土上,静默片刻,忽而瞧见拱起的土堆处冒出的一小丛竹笋的幼芽。想是伐竹时未连根斩除,余下的残留经今日大雨滋润,再次苏醒过来。

洛冰河瞧看那堆竹笋,愣了半响,一言不发地转头离去。

此后,他再也没有来过。




笠年春,清静峰的竹林已生得窜高了,清高秀致。洛冰河听闻下属汇报此事,默了一默后挥袖斥退所有人。

只有他知晓,是那个人回来过。

一口气觉醒肝上六星,顺便给老公弄了个新皮换上。他真好。我爱酒吞一辈子。

薛洋一张脸好看得偏冷,带着几分薄戾之气的好看。金光瑶却爱极了这种好看的模样,时常用手细细摩挲他轻佻俊逸的眉眼边缘,似在抚摸一只振翅欲飞的蝶。

每当这时薛洋总笑嘻嘻地单手拨开他的指尖,另一只手撑着床沿凑过去亲他的嘴唇。金光瑶后倾要避开,也被他无赖般的架势缠得没奈何。

而金光瑶定定地回望他。薛洋那一双墨黑的眼睛,装进了天底下多少人情世故,饱览多少人间疾苦。但他仍然是清澈的,明亮张扬的。

没有最温暖的心,却有最动人的眼瞳。他是恶鬼,也是信徒。

他是他的信徒。

荼毘的生日(荼毘死)

-甜饼!!!
-时间混乱!为甜而甜!


“啊……今天是你这家伙的生日吗?”

死柄木弔懒散地半睁开眼睛,躺在沙发上看着这个俯视着自己的人。头顶的吊灯投下惨白的光以至于看不清荼毘表情,只能看到他微微点头表示事情确实如此。

看着死柄木挑挑眉毛,荼毘声音平静地开口:“所以啊,没有一点表示吗巨婴?”

“啧。真麻烦啊。快点让开,挡到我了。”死柄木不爽地挥开他。游戏画面被这家伙投下的阴影结结实实挡住,音响里传来Game Over的音效让他心中的不爽加重几分,不禁恼怒地抬起头瞪着荼毘,威胁意味十足。

“……”

“烦死了啊你。跟谁学的。”

“……靠得过来一点吧。”

死柄木嘁了一声撇过头去不跟他对视,为了尽快开启下一局游戏还是选择了妥协。他心下烦躁感愈加浓重恨不得摘下手套捏碎荼毘脑袋。不过他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毕竟“老师”说这家伙是重要的同伴……啊啊,太麻烦了吧。死柄木这样想。

“……没有让你靠这么近啊!”

这个混蛋……算性骚扰吗。他眯起眼睛瞪着荼毘。


“只亲一下就,立刻滚蛋。”他别别扭扭地转过脸。

“好。”今天荼毘的心情似乎格外好,声音也轻了许多,带有些哄孩子的味道在里面。

“啧……真狡猾啊。”死柄木不高兴地任由荼毘的嘴唇凑近,最后出乎意料地温柔地落在他唇上。

……感觉也不坏。他摸着嘴唇,有些奇妙地想。

荼毘死真的好磕。

老司机荼毘,故意勾搭两性方面一无所知的弔哥。骗着哄着教他接吻,用手指帮他体验性快感。弔哥被从来没体验过的奇怪的感觉折腾的受不了了,红着眼圈咬牙憋着喘息让他动作快点,但是一时半会又不知道接下来要荼毘怎么动作。

等到弔哥惨兮兮的哭出来,哽咽得连话都说不完,抱着荼毘脖子的双手不停发抖,但是一直没有释放个性弄伤他。这下饱完眼福的荼毘再得意洋洋的凑过去,低头亲亲他发红的耳朵,用下半身给这节1V1课程画上一个句号。

原来巨婴也没有那么难带嘛!

吃饱了的荼毘心满意足地对寻觅情报回来的黑雾说。

黑雾:???禽兽你对我们的首领做了什么!

大半夜我生生笑醒。。。

鷇音入梦:

反正这一波粉证是保不住了

漫威tv系列(1)

不要问我中间跳过去的频道哪去了

问了我也只能回答两个字:没做!😂

漫威TV系列(2)

漫威TV系列(3)

 

[冬绿冬]杀死汝爱

#冬绿冬
#冬兵性转
#贝姬·巴恩斯X哈利·奥斯本


那是个很漂亮的男人。

自从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贝姬开始慢慢地用右手食指摩挲酒杯的杯口。点点晶莹的液体在杯底流转着黄金的色彩,半融化的冰块沉沉浮浮。

武器的本能让她把自己的存在感下意识降到最低,一点小的化妆术就能收敛起过分惹眼的五官,不动声色地隐匿在吧台的角落里。相反的,他很耀眼。

  这是她第三次翘家出走。但贝姬不确定她能否将斯塔克大厦称为“家”,抑或另一个相对安全自由的武器库。斯塔克和史蒂夫各有自己的要事在忙,左右没有人拦得下她,猎鹰——除非他还想要他的翅膀。

  是的,而她总是能看见他。于是她默默在心里自言自语着,侧耳将深黑的长卷发拉进连帽衫里。他脸上那无数次出现的,苍白脆弱,却又闪烁着黑色恶意的神情,让她莫名地想要撕掉他空洞的的伪装,露出他疯狂病态的本色来。像名家品鉴收藏品,她被他的水洗过的琉璃蓝色的眼瞳吸引,第一次有了“人”本能的欲望,而非毫无情感波动的武器。

如果史蒂夫站在贝姬面前,他安会立刻拧起他硬明的眉毛,好像全世界的大事都压在他肩上一样——因为他会看到,他心爱的玫瑰花,她那双墨绿色的好看的瞳孔中,充满了属于海德拉的代名词的情感——占有、破坏、掠夺。但是谁又在乎呢。她舔了舔嘴唇,喝干杯底最后一口香槟。

  哈利·奥斯本。

  是的,想要把他弄哭。看他微红的眼眶残余着亮晶晶的水痕,低声哀求她停止扣紧他脖颈的左手一一不,她其实不想那样。只是哀求就足够了。他是很好的玩具,她并不想弄坏他。但不是这样她就无法杀死那些一夜疯长的狂草般杂乱的情感,暴躁无外发泄,看迷地想要者那玫瑰一般的生命最终在冰冷的金属左手手心凋零。

  两个走不出迷宫的人在荆棘丛深处相遇了。

  所射出的子弹,最终也将伤害到谁。

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充斥会场,人群如潮水涌动,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原地,西装革履,面不改色地对她微笑:“您是来找我的,对吗?”

  真奇怪,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看见了她。隔着慌乱嘈杂的人群向她翘起柔软的嘴角,露出带着嗜骨的甜腻的笑意。贝姬那颗沉重地跳动在七十年的冻土层下的心脏心传来破冰的声音。她站起来,迎着逆流问他走去。他向她身伸出手,苍白修长的手指紧扣冰冷的金属左手,头一次的,一丝人类的暖意触电般经由手掌传向她的心脏,融化冰雪。

  [他引领她走向终焉.]

  如同亲密的舞件互诉低语,只有两个人的会场中,青年骨节分明的手拢起女人耳畔柔软的碎发,冰凉的手贴在她的脸颊,连帽衫被轻柔地揭开,一个克制的吻落在她漆黑的发顶:

“Kill me.”

  情人的亲密爱语,他这样命令。

  她的枪口抵在他心脏,男人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。

只要她扣动报机——他就再也无法属于其他人。她与死亡共享他美丽而漆黑的灵魂。

[杀死汝爱. ]
  YES SHE DID.

痛苦扭曲了她的眉目,连带呼吸也急促起来。花一般的美人凋零在她的掌心。

[我深爱他骄傲疯狂的美丽。]
[YOU ARE MY LOVE.]